亚博体育手机

亚博体育手机
首页 > 开心笑话 > 幽默笑话 >

沟通误解有时也挺好

    老刘出差,低调地选择坐火车。
    卧铺车厢早关灯了,都半夜了,上铺的95后妹子还戴着耳机,没完没了不着调地哼着流行歌。
    长夜难眠。老刘终于忍无可忍,于是,敲了敲上面的床板说:“美女,能让我睡会吗?”
    妹子探出头,看了看没啥动静,沉默了数秒,然后轻轻地回答:“行,你上来吧!”
     ……
    后来,老刘经常回味美妙的旅途往事,内心由衷感叹:代沟,真好!

不知道他打的哪一个?

    猴年上班第一天,老王一脸倦态,到办公室坐下就一个劲儿唉声叹气。   
    同事见他不悦,关切问了一句:  “老王,哪儿不舒服了,怎么心事重重的?”
     “唉,昨晚没睡好,隔壁深更半夜的还打孩子”……
      “瞎操心,人家打孩子关你什么屁事?”
     “他家有两个孩子,不知道他打的是哪一个?”……

查无此人

    市政府新建的豪华办公大楼落成,成为地标性建筑。
    大门口缺副对联,市委书记挥毫写了一副。
    上联:说实话办实事一身正气;
    下联:不贪污不受贿两袖清风。
    市领导们齐声喝彩。
    书记对众人说:“谁能出个横批?”
    传达室看门的老大爷脱口而出:“查无此人!”


公交车让座

一老头和一老太太前后脚上了公共汽车,车上就剩了一个座位,老太太坐了下来。
    老头上前问老太太:“你今年高寿啦?”
    老太太回答:“68啦!”
    老头一听,乐着对老太太说:“呵呵,我今年73啦!比你大几岁,请你起来给我让个座吧!”
    没想到老太太?微笑着对老头说:“不好意思,我怀上啦,二胎。”
    全车乘客笑岔了气, 司机跟着来了个急刹车。

不遵医嘱剂量大了

一县长被免职了,一下子气成了植物人,被紧急送到医院。
    医生诊断后说:“给他念一个官复原职的通知吧,兴许就好一些了。”
    县长的妻子转念一想:“既然要念,干脆念个省长,让他高兴高兴,可能好得更快一点儿!”
    妻子贴近县长耳朵一字一句刚念完,哪知他挺身而起,大笑一声气绝身亡。
    妻子吓傻了,呆若木鸡。
    医生见状十分遗憾地说:“不遵医嘱,擅自加大剂量,这下完球了。” 

楼上楼下的矛盾

姐姐看新闻也会笑尿,是不是笑点太低啦~~感觉每个层次都很搞笑~~
    扬子晚报网讯 10月22日上午,南京化工园西厂门派出所接到报警,称楼下不断传来震动声,已持续数天。
    民警经过了解得知,报警人丁先生和楼下住户刘先生是隔一层楼板的邻居,因楼上丁家小孩调皮,吵到了楼下刘家休息。刘先生在多次上门沟通并报警协调无果的情况下,买了吸附式的楼板震动器进行“报复”。
    丁先生称,刘先生确实来沟通过好几次,但自己家人是正常在家里走动,可能小孩子活泼会有一定的声响,但很难控制。没想到刘先生为了这个还报警,就觉得刘先生小题大做,气不过就故意制造了更大噪音。之后,刘先生就装了震他们家地板的机器,自己就拿锤子等一切能发出声响的东西敲打着地面,进行反击。但最终受不了了,只能报警求助。
    两邻居在民警苦口婆心地劝说了一个多小时后,从僵持互不相让,到态度有所松动,到终于各自陈述错误所在,最终握手言和~~

喝醉会消停点……

朋友出差,把他的哈士奇寄养在我家。
那狗很折腾,关笼子里它就嚎,放出来不嚎了,却在屋里横冲直撞。
没办法,只好倒了点啤酒给它,心想着这货喝醉会消停点……
现在,它一边横冲直撞一边嚎。

敢抢购我就剁你手!

周末打扫卫生,在床 底发现一双拖 鞋,想起这双拖 鞋还是去年双 11买的!一直没穿过!
老妈看了我一眼:你今年如果在敢抢 购 我就剁 你 手!就这拖 鞋9块9,退吧不够 邮 费,不 退 你说都是左 脚的怎么穿?

男票太饥渴是种什么样的体验?

对男生自己来说,是欲求不满

对女生来说,有句话可能很合适

“姨妈来了合不拢嘴,姨妈走了合不拢腿”

 

那么男票太饥渴到底是种什么样的体验?

 

一开始看到他就觉得两腿发软,后来看到他就想哭

 

白天想办法消耗他体力,目的是让他回到家直接洗洗就睡了,然而没什么卵用

 

家里还没没啪过的地方吗?

 

异地恋,见面大部分时间是在床上度过的,大半夜都能给啪醒。

 

太可怕了,他走到哪都想来一发

 

说到我去旅游都是借口,进了酒店就出不去了。

 

从处女硬生生被他调教成了小妖精

 

千万不要趴到他身上,千万不要讲荤段子,千万不要随便乱摸

 

不知不觉就解锁了很多新姿势

 

前男友老说我是性冷淡,我竟然信了!

 

看到小编我开始红着脸躲避

所以结论到底是什么呢?

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:

开始怀念单身的日子了~

今天倒霉到家了


约翰在酒吧喝酒,发现旁边一男子手里拿着酒愣愣地坐在那儿有一个多小时,脸上带着愤怒和忧郁。

于是他夺过男子手中的酒一饮而尽,拍拍男子的肩膀说道:“兄弟,有什么可烦的?像我这样多好,不要总哭丧个脸,今天我多请你喝几杯。”

男子在约翰的安慰下,打开了话匣子:“今天真不走运,早晨起来晚了,公司的一个重要会议没赶上,结果被公司给开除了。出来的时候又发现我的车被人偷跑了,打个的吧,钱包还落在车上了。等一回家,又看见我老婆和另一个男人在鬼混,所以我就来这儿了。今天可真倒霉!连自杀用的酒也叫你喝了”

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